• 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9-06-14
  • 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2019-06-02
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5-22
  • 中国最富1%家庭富二代在加拿大的生活 2019-05-22
  • 评论:少点误判 多些精彩 2019-05-20
  • 全球最酷炫的5G应用,竟在钱塘江边的这栋大楼里 2019-05-20
  • 内蒙古蒙草生态环境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-05-04
  • 【寻找三秦非遗】【NO53】方寸之间雕刻乾坤万物,探访老艺人的核雕人生 2019-05-02
  • 6.27冰与火探戈乐团现场大舞会 2019-04-25
  • 傅明先当选济宁人大常委会主任 石光亮当选济宁市长 2019-04-18
  • 瑞金千人雨伞拼图创世界吉尼斯纪录 2019-04-18
  • 高校招生广告的创新值得鼓励 2019-04-17
  • 重庆市纪委驻市环保局纪检组组长陶志刚被查 2019-04-17
  • 重庆宣讲十九大:带着感情进村入户,真抓实干落地开花 2019-03-31
  •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-03-26
  • 第七十六章 天使

    作者:雪媚更新时间:2019-03-16 08:30字数:3271

    双手捂着胸口,盈盈也是不好受的:“奚颖文,我知道这也是对你的残忍,可惜,我除了这样,没有办法再面对你了,对不起!”

    “回来了?”

    项正看着盈盈整个人有些悻悻然的样子,微微蹙眉:“怎么了?看你这个样子,是不是又受了什么委屈?奚颖文那个小子,又为了别人欺负你?”

    “没有!”

    淡淡的看了项正一眼,盈盈摇了摇头:“他没有欺负我,而且,我也没有因为他难受。只是,我觉得心底堵得慌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那种滋味真的很折磨人,我想要躲避,也没办法?!?/p>

    捋了捋自己的头发,盈盈看到掉落在手中的几根头发,她有些发愣:什么时候开始,我也掉头发了呢?难道说,我也是有了三千烦恼丝吗?对于这种生活,真的是厌倦了?

    无法找到答案,盈盈把头发揣在衣服里,慢慢的走到办公桌前,伸手翻了翻桌上的报纸后,却是不禁哑然失笑。

    “又怎么了?”

    项正心底感到毛毛的,因为眼前的盈盈真的让人觉得好奇怪:“你不要吓我好不好?这样子真的好奇怪??!”

    “项伯伯,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吧!我想,现在的我需要的只是一点时间而已!”

    看着盈盈认真的样子,项正也只能转身走了出去。不过,他虽然离开了,心底却是一直都在犯嘀咕:苏盈盈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???为什么我看着她的样子,竟然会这么的害怕呢?为什么我觉得,她的心底还有更多的秘密是我不知道的?

    无法去解决心底的这些问题,项正在凝神想过之后,还是只能放手了,毕竟现在公司的事情在盈盈的带领下的确是做的很好,虽然说,在这样的时候,她也会有一点小情绪,不过,是人都会存在这种发泄的方式,他又何必要让盈盈当一个超凡脱俗的女人呢?

    这个世界上,超凡脱俗的女人或许是存在的,然而,却也是最没有味道的,从他们的脸上,根本看不到什么是生活。

    摸了摸下巴,项正慢慢的离开了,除了盈盈的事情,他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儿要去解决,那就是……

    “苏盈盈,猜猜我是谁!”

    突然从办公桌下面蹿腾出来的人委实让盈盈吓了一跳,不过,在听到那个俏皮的声音后,她也是笑了起来,脸蛋有些发红:“多多,你这个淘气鬼,跟御风在一起之后,还没有学会什么是冷静吗?”

    “那要跟你学??!”

    多多对着她吐舌:“你也学不会淡定,那我想,我也没必要学会那些繁琐的事儿了吧。对了,你都不知道,那天我觉得多遗憾,我如果再早一步,那个司雨晨一定被我打扁!“

    ”不可以这样冲动了!“

    盈盈听到她还在说这个事儿,立刻就阻止她:“想要帮我可不是用这样的方式,你得学会用文明的手段知道吗?要是真的一直都在做出让人觉得为难的事情,你可以预知一下,以后的这么多年里,你究竟会付出多少的疼痛?!?/p>

    伸手去点了点额头,盈盈微微一怔:“我想,在这场爱情里面,我还不算是输得一无所有?!?/p>

    多多也知道她的想法,不过呢,就是觉得心疼,伸手慢慢额落在了她的脸上:“亲爱的,你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己幸福一点呢?”

    无所谓的笑了笑,盈盈拥抱了多多,觉得这样的事情当真是让她觉得开心,因为身边还有这么一个朋友,那就说明这些年虽然遇到的灾难不少,然而,可以交心的朋友却也是很多的,就这一点,也是真正可以放下心事快乐生活的。

    “好了,快别煽情了,这要是让人看见,也许会误会咱们是那种关系呢!”

    “哈哈!”

    多多忍不住捏了捏盈盈的脸蛋,得意的眨巴眼睛:“我想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使的话,大概就是你一个人了!”

    “喂,能不能不要这么说???我觉得鸡皮疙瘩都已经起来了!”

    “不说怎么办?难道要憋在心底吗?我可不要这样!”

    想到那些受了委屈的人都是自己承受疼痛的时候,多多却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:“我觉得放弃人生,这还真的是一个冷笑话呢!我这一辈子大概都不会希望遇到这种事儿的!反正,我不希望你继续为了渣男难受!”

    盈盈点了点头,拉着她坐下:“我打算在公司开设一个女子防狼培训班,希望你可以当这个班级的教练。我怕知道,在环球里面的女职工比较多,为了能够保障他们的安全,我必须要让每一个女人都学会?;ぷ约?,要不然……”

    “明白!”

    多多对着盈盈拍打了一下胸脯,嘴边的笑容也是越来越浓烈:“知道你是很牛的,现在公司大了,你为了招揽更多的人才,自然是不遗余力!好吧,作为你的朋友,我愿意友情出演!”

    “还出演呢?你以为我是什么影视剧的导演???”

    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    多多捏了捏她的小脸:“我觉得吧,其实你如果真的够聪明,就该想好了以后的每一步该怎么走,多开设一个公司,对你也是有绝对的好处的!”

    仔细的想了想,盈盈觉得这样的事情倒也是一个好事儿,毕竟如果在这种时候能多找到一点决心的话,那做的事儿也一定会更有希望。

    只是,这种时候,她需要的人力资源肯定是不够的,现在孙晓洁一个人忙活电子产品就够辛苦了,如果还要把那些影视剧方面的事情也要做一个策划案出来,难免累倒了她。

    这一方面是想着要成全孙晓洁和王启仁,另一方面呢,她觉得给王氏企业一个发展的空间,那么伯父伯母也一定会很满意的,到时候,再去说启仁的事情,问题就不至于这么大了。

    想到这儿,盈盈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:宾狗!我可真是够聪明的,能够想到这样的办法,说明我以后一定会把公司做的越来越一帆风顺!

    “事不宜迟,咱们兵分两路,多多,你去跟御风报备,说你这一个月都住在我这儿,你的衣食住行和生活费我全包了!”

    “这么好???我去,有了一个有钱的好基友果然是不同凡响??!行,我这就去处理!不过,有什么事儿的话,你还是要马上打我电话,知道不?”

    “OK啦!”

    对着面前的多多摆摆手,盈盈的眼神里都是对于事业的新店子的那种喜悦:太棒了,我终于可以施展拳脚了!仔细想想,我是有多久没有付出全部的力量了呢?

    如果说,从前盈盈只是沉溺在儿女私情里面的话,那么现在,她已经找准了去努力的方向,知道了怎么做才可以让奚颖文毫无招架之力:新的品种危险自然是大的,然而,一旦成功,我相信没有人可以阻挡我的脚步,正所谓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,我苏盈盈现在有什么好怕的?

    至于母亲说的那些话,盈盈早就不放在心里了:就算一时半刻的没办法让妈妈原谅我,可是,只要能够学着去把未来的事情全部给转换回来,那这一切也将会是非常让人满足的。

    曾经有过的悲痛,在这一刻已经成为了最大的力量,支撑着盈盈继续走下去。她想,或许在别人眼中,自己不过是倚靠项正的力量才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,然而,换了别人,难道真的就能够做到一样的事情吗?

    既然不能,那么说的再多也只能把事情变得让人觉得无奈而已,注定了这个游戏只能被人这样丢弃在一边,想要去改变和逆转,也只是一场笑话。

    伸手去触碰嘴唇,盈盈觉得现在她倒不是自恋,而是真正的体会到成为职场女强人的那种滋味了。

    或许,在这些时候,每个人心底都残存着一种可怕的东西,那种东西就叫做放手,可是,放手之后,如果可以找寻到让自己站起来的东西,那么,还不算是糟糕的。

    命运如果真的不能够逆转一切,那么不如舍弃命运,成为特立独行的女人,因为这个世界既然无法心疼你,那么就学会心疼自己,让所有人知道,爱情失败,并不代表别的东西也会失败。

    未来的路很难走,然而,坚定不移的释放真实的自己,那将来所遇到的一切,也都是会被改变的。

    当这种失去的滋味被慢慢丢弃的时候,盈盈才成为了如今这样强大的女人。

    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,她就可以在这样残酷的男尊女卑的世界里变得强大,可以成为整个区域男人的主宰。

    一开始,盈盈的确是环球里所有男人的公敌,都觉得盈盈不可能做好让公司飞黄腾达的事情。然而,这一切根本就不足以让盈盈动摇,因为盈盈只想着继续努力,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放在眼中。

    当她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所有人都在对着她点头哈腰,然而,这些都不会让盈盈改变了自己的谦卑:所有的成功都是建立在认真上面的,如果不能够将这种决心给坚定下来,那么,早晚这样的事情都注定要捆绑住自己的一辈子。失败这两个字,盈盈再也不想看到,爱情失败,人生,就一定不能再输了……

    “苏盈盈要开影视城?”

    司雨晨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拜托,她懂影视制作吗?真是个草包,什么都不懂,居然还想着去做这些事情,她难道不知道爬的越高,人就会摔得越惨吗?”

    这样的话,还是让一边的司明翰觉得很不开心:“你这丫头,可以不要掉以轻心吗?你如果继续这样掉以轻心的话,早晚会被苏盈盈踩在脚底下的,你觉得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你所需要的?”

    书评(0)

    1/500发表

    • 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9-06-14
    • 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2019-06-02
  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5-22
    • 中国最富1%家庭富二代在加拿大的生活 2019-05-22
    • 评论:少点误判 多些精彩 2019-05-20
    • 全球最酷炫的5G应用,竟在钱塘江边的这栋大楼里 2019-05-20
    • 内蒙古蒙草生态环境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-05-04
    • 【寻找三秦非遗】【NO53】方寸之间雕刻乾坤万物,探访老艺人的核雕人生 2019-05-02
    • 6.27冰与火探戈乐团现场大舞会 2019-04-25
    • 傅明先当选济宁人大常委会主任 石光亮当选济宁市长 2019-04-18
    • 瑞金千人雨伞拼图创世界吉尼斯纪录 2019-04-18
    • 高校招生广告的创新值得鼓励 2019-04-17
    • 重庆市纪委驻市环保局纪检组组长陶志刚被查 2019-04-17
    • 重庆宣讲十九大:带着感情进村入户,真抓实干落地开花 2019-03-31
    •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-03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