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9-06-14
  • 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2019-06-02
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5-22
  • 中国最富1%家庭富二代在加拿大的生活 2019-05-22
  • 评论:少点误判 多些精彩 2019-05-20
  • 全球最酷炫的5G应用,竟在钱塘江边的这栋大楼里 2019-05-20
  • 内蒙古蒙草生态环境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-05-04
  • 【寻找三秦非遗】【NO53】方寸之间雕刻乾坤万物,探访老艺人的核雕人生 2019-05-02
  • 6.27冰与火探戈乐团现场大舞会 2019-04-25
  • 傅明先当选济宁人大常委会主任 石光亮当选济宁市长 2019-04-18
  • 瑞金千人雨伞拼图创世界吉尼斯纪录 2019-04-18
  • 高校招生广告的创新值得鼓励 2019-04-17
  • 重庆市纪委驻市环保局纪检组组长陶志刚被查 2019-04-17
  • 重庆宣讲十九大:带着感情进村入户,真抓实干落地开花 2019-03-31
  •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-03-26
  • 第1章 规矩

    作者:掌柜更新时间:2018-08-21 12:12字数:1365

    我叫宋发,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找着合适的工作,身上的钱也开始见底。

    如果再这样下去,我就只能灰溜溜的回老家了,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那天,我无意中在一条街道电线杆上看到一招聘信息。

    “玫瑰招待所招聘前台,工资5000-6000,要求男性,详细细节面谈,电话……”

    招待所的前台一个月有六千?不会是骗人的吧?

   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身无分文,也没啥可骗的,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我打了电话,约好面试,很快就按照地址找了过去。

    接待我的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漂亮女人,叫唐红,是这家招待所的管理人,大概三十岁上下,走起路来摇曳生姿的模样,瞬间吸引了我的眼神。

    “你是来面试的吗?”红姐的询问打断了我的走神,我赶紧回道:“你好,我是宋发,来面试的?!?/p>

    然后红姐上下打量了我好一会儿,笑着说道:“人是挺精神的,单身吗?”

    虽然不知道啥意味,不过我还是回答,“是的,单身一个!”

    红姐很满意我的回答,继续说道:“我这里是两班倒,你上夜班的,没问题吧?”

    我连连保证没问题,心想只要工资到位就成。

    红姐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我这的工作也简单,就是每天有房客来的话,你就给他们登记一下,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晚上六点到十二点,一个月五千,包住?!?/p>

    红姐的话,让我兴奋的差点跳起来,不过我还是有最后一点担心,试探着问了句:“红姐,你这不用先交什么押金之类的吧?”

    红姐听后,噗嗤一声笑了,白了我一眼,说:“当然不用了,你真当我这是骗子???”

    见红姐这反应,我就放下心来。

    不过笑过之后,红姐的表情又开始变得有点严肃:“不过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,你的上班时间是晚上六点到十二点,必须准时上下班,尤其是晚上十二点,必须准时下班,把大门关好,任是谁来住店都得关上,就算是遇到要死要活的,你都不能给开门进去,知道吗?”

    我有些疑惑,这哪有将生意拒之门外的?

    但既然老板娘都这么说了,肯定是有她的道理,我也不好多嘴,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样一份优厚的工作,我可不想再搞丢了,当下也是连连保证没问题。

    “好了,今天你有事情吗?没有事情的话,现在就可以上班,我等下带你去你的宿舍,还有这是我那房子的钥匙,等下过去,我再给你说下!”

    我点点头,然后就跟着她来到了我的宿舍,这地方确实不错,只是似乎没人,整个宿舍楼零零星星的,也不见有几个人住,不过我爱好清静,这也倒适合我。

    再望着窗户外看,我宿舍的对面是一栋有点古朴的老屋子。

    红姐说,那就是我要看守的招待所。

    而为何我要用古朴来形容呢?因为那屋子确实很残旧。用古朴也是美化了。

    整个房子老旧得要命,我都怀疑着房子能不能住人的。

    不过很快自己又释然了,心想,既然人家开的起这个店,自然有人,我操这个心干嘛?我也就懒得理会,将我的行李放到宿舍后,红姐就带着我过去。

    刚刚一进去,就发现这地方和别的招待上并无两样,前台是一张特别干净的工作桌,工作坐对面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闹钟,钟下面还写着四个大字,守时守规!再往前台看,那前台有个老头在里面写东西,我看着红姐,问她这老人家是谁。

    红姐告诉我,这老人家姓丁,他一般都是让人叫他老丁,是和我一样看房子的。

    不过他是守白天的,八点到六点,六点以后由我接班,还告诉我,有什么问题可以多多请教他。

    我恩了一声,然后和老丁打了招呼,那老丁还挺热情,和我握了手。

    我本来还想向他请教一下呢,谁知道握完手之后,老丁一看时间,刚好六点整,脸色一变,也没再搭理我,立马收拾了下东西,像是急着投胎一样跑了。

    ---- 作者寄语:新书《死亡招待所》起航,希望读者朋友们收藏评论啥的支持一下,谢谢~

    书评(1)

    1/500发表

  • 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9-06-14
  • 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2019-06-02
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5-22
  • 中国最富1%家庭富二代在加拿大的生活 2019-05-22
  • 评论:少点误判 多些精彩 2019-05-20
  • 全球最酷炫的5G应用,竟在钱塘江边的这栋大楼里 2019-05-20
  • 内蒙古蒙草生态环境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-05-04
  • 【寻找三秦非遗】【NO53】方寸之间雕刻乾坤万物,探访老艺人的核雕人生 2019-05-02
  • 6.27冰与火探戈乐团现场大舞会 2019-04-25
  • 傅明先当选济宁人大常委会主任 石光亮当选济宁市长 2019-04-18
  • 瑞金千人雨伞拼图创世界吉尼斯纪录 2019-04-18
  • 高校招生广告的创新值得鼓励 2019-04-17
  • 重庆市纪委驻市环保局纪检组组长陶志刚被查 2019-04-17
  • 重庆宣讲十九大:带着感情进村入户,真抓实干落地开花 2019-03-31
  •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-03-26